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
怀孕和分娩对于女性而言,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之一;对于家庭而言,同样是一件无比幸福而重要的事。在围产期,孕妇和产妇常常有“睡不好”的烦恼,而睡眠问题,也可能是精神医学上的围产期抑郁的表现之一。围产期抑郁指在妊娠期或分娩后12 个月内出现的抑郁发作,即包括妊娠期抑郁和产后抑郁

幸福中的忧愁  |  围产期抑郁

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       怀孕和分娩对于女性而言,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之一;对于家庭而言,同样是一件无比幸福而重要的事。在围产期,孕妇和产妇常常有“睡不好”的烦恼,而睡眠问题,也可能是精神医学上的围产期抑郁的表现之一。围产期抑郁指在妊娠期或分娩后12 个月内出现的抑郁发作,即包括妊娠期抑郁和产后抑郁。然而,相较于身体健康状况,女性围产期的情绪障碍较少得到关注。实际上,围产期抑郁并不罕见,在这一特殊时期,女性在多因素的作用下,情绪容易发生改变。研究显示,中国大陆地区女性的围产期抑郁的患病率为 16.3%,其中产前抑郁症为 19.7%,产后抑郁症为 14.8 %。本期将通过六个问题,希望能帮助您更好地了解围产期抑郁
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
哪些人更容易发生围产期抑郁?

     - 有焦虑症、抑郁症或双相障碍病史

- 有抑郁症家族史

- 意外怀孕或少女怀孕

- 多胞胎

- 怀孕或分娩过程不顺利

- 经济水平低

- 婴儿存在健康问题

- 缺乏社会及家庭支持

- 性别偏见

- 身体或性虐待史

- 药物滥用障碍病史

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
为什么会发生围产期抑郁?

对女性而言,妊娠和分娩是一项重大的心理生活事件,也是重要的压力来源之一,尤其是儿时成长环境不佳的女性,受到的心理压力更大。同时,在围产期,女性的神经内分泌系统发生明显改变,下丘脑-垂体-肾上腺轴相关的激素水平较妊娠前有明显差异;此外,基因、生活环境和社会因素同样影响围产期的心理状态。因此,围产期抑郁是遗传、内分泌、环境等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。

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
围产期抑郁有哪些危害?

围产期抑郁对母亲和婴儿均存在危害。研究表明,未经治疗的妊娠期抑郁与母亲早产、先兆子痫和较高的自杀的发生率有关,并且增高婴儿低出生体重与行为障碍的风险。未经治疗的产后抑郁可能导致母亲对生活和孩子均缺乏兴趣,往往影响母性与婴儿的关系,此外还可能减少母乳喂养的时间。严重时,产后抑郁的母亲可能出现自残或伤害婴儿的想法,甚至为此付诸行动;婴儿更有可能出现认知、行为和情感发育受损,社交和沟通技能减弱。

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
如何早期发现抑郁情绪?

     围产期抑郁常常有以下症状,当出现下列一种或多种症状时,应当及时就诊:

- 情绪低落、哭泣

- 食欲不振或暴饮暴食

- 过度睡眠或者失眠

- 自我价值贬低

- 焦虑、惊恐发作

- 害怕离家

- 感觉麻木、淡漠

- 绝望感

- 躯体不适持续数周,如躯体疼痛、心跳加速、过分疲劳

- 持续的烦躁和消极情绪

- 过分担心婴儿的健康,出现强迫行为

- 对婴儿有生气和怨恨情绪

- 对婴儿没有依恋或兴趣

- 出现伤害自己或婴儿的想法

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
哪些人更容易发生围产期抑郁?

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     实际上,男性也有可能出现围产期抑郁。研究表明围产期抑郁在男性伴侣的患病率为2.3% - 8.4%,且更容易发生于有抑郁症病史或妻子有围产期抑郁的男性。研究表明,在妻子围产期,男性的睾酮、皮质醇和催乳素等激素水平发生了变化,这可能是其围产期抑郁的生物学基础。父亲的围产期抑郁同样与儿童的行为、情绪和社会功能损害,以及精神疾病的发生有关。

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
发生围产期抑郁,应该怎么办?

      发生围产期抑郁,应当及时就诊精神卫生和睡眠心理科,或妇产科。研究表明,认知行为治疗及其他心理治疗方式可有效改善围产期抑郁。是否应当进行药物治疗、选择何种药物目前国际上尚无明确的共识,需根据实际情况,由专科医生进行判定,权衡药物治疗的风险和获益,经过充分沟通,决定治疗方案。值得注意的是,有抑郁病史、正在接受抗抑郁药物治疗的女性如果发现自己怀孕,不应自行骤然停药,应当及时就诊,在专科医生的指导下进行药物的调整。

围产期抑郁并不可怕,要及时识别、及时治疗,通过妊娠女性、家人、医生共同努力,让这抹”幸福中的忧愁”烟消云散,化作人生中一个小的插曲。

转自:福建省立医院睡眠医学中心

参考文献:

[1] Stuart-Parrigon K, Stuart S. Perinatal Depression: An Update and Overview[J]. Current Psychiatry Reports, 2014, 16(9):468.

[2] Glasser S, Lerner-Geva L . Focus on fathers: paternal depression in the perinatal period[J]. Perspectives in Public Health, 2018:1757913918790597.

[3] Stewart D E, Vigod S N . Postpartum Depression: Pathophysiology, Treatment, and Emerging Therapeutics[J]. Annual Review of Medicine, 2019, 70(1):183-196.

【产科睡眠】幸福中的忧愁-围产期抑郁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中国睡眠研究会

本文转载自,本文观点不代表好梦好睡眠Sweet Dream立场。

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xiaweisy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